明舒泓

吃过的年上养成系能填满银河,尤其钟爱各类年龄差与骨科。

2018年度文手个人总结

本来觉得自己没写什么东西,整理下来发现还是可圈可点的。有些题目不止一个备选,权衡之下才做出选择。至于在人物描写部分放了两篇作品,实在因为在我心里满意度难分伯仲。


2018对我来说是特别的一年,且不论产量,我写出了我个人认为从笔至今代表我同人最高水平的两篇作品。另外,我还把我很多年前的脑洞成功撰成故事。不论满意与否,至少是值得庆祝的。



第一题 开头


【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开头】


多年以后,王春燕站在疯狂而躁动的人群面前,准会想起与本田樱初次相遇的下午。那时她混在人群之中低头记录,不知怎么就在那一瞬时候抬了个眼。裙摆稍嫌拖沓了一些,帽子稍嫌板正了一些,只一...

诶,突然有一个脑洞,勇者与恶龙。

村民传言说附近的山谷里有一条恶龙,每天深夜趁人们熟睡之时来到村庄掠夺家畜财物、破坏农田建筑,远近闻名的女勇者应众意前往山谷深处挑战恶龙,过程遭遇一些意外身上挂了点彩,最灰头土脸的时候见到了传说中的恶龙,却发现哪里有什么恶龙,不过是一位有些腼腆的青年和他的神奇生物们。听了勇者阐述村庄遭遇的一切,青年指出是自己的哪些生物的恶作剧,并为此感到抱歉,表示会严加看管。

于是,爱情诞生了(x


哎什么老套剧情,我就是想看我cp谈个恋爱。

其实有想过爬墙伞爹伞娘……想了想觉得不过莞莞类卿。

给自己整个置顶。

您好,我是明舒泓,自嗨流码字选手。



APH:极东是初心和大本命,站耀菊燕樱,吃部分衍生cp。相关子lo @蕊难香


剑三:现役游戏玩家,电八亢龙丐姐。丐帮本命,醉雨话禅粉,黑洲非人眉粉。同人丐帮中心cp通吃,丐琴丐是朱砂痣。


省城拟:鲁苏/京宁,吃相关衍生。


AZ:因奈是我的白月光。


浪漫传说:all爱。


一人之下:玉禾/宝岚。


墙头:谢铎/白鬼/零凛/奏千/莫毛/霸苍/双源年上/太芥/newtina。


风起樱落、叶斯蒙的超级迷妹。


铁叔的胸部挂件,大kk和芳芳的腿部挂件。



吃过的年上养成系能填满银河,尤其钟爱...

大家都辛苦啦

《回响》耀菊合志:

【终宣 预售】

我们从来都没弄清楚过,时间的意义是什么。

但它不舍昼夜地奔流而走,路过了数不胜数的人与物,见证了举不胜举的事与情。明月古桥下的珍珑残局,音乐教室里的提琴低鸣,山村野林间的垂露枇杷,小店阁楼上的一豆光火,曲径幽处的如期而至……

时间将如沙砾般的记忆磋磨成一颗颗圆润的珍珠,任其在脑海深处缄默漂泊。有时候会有人突发奇想地捡起它们,在久久凝视后重新将它们投入名为遗忘的深井。

但最终它们却落回人的心底。“咚”的一声,听见悠长悠长的回响。

==========

预售地址(9月22日晚8点上架):戳我看耀菊婚礼现场...

Unbiased friendship,pure love,untainted equality,profound compassion,unprejudiced empathy,all these,avatar of universal truths,despite the passage of time,tell of ever-lasting axioms still applicable to today's world.


答案解析上看到的,还挺有意思的…

在群里炸过一次了,来这里转; ;我永远爱太太和燕樱

怪亂:

小姐姐们🖤
给《回响》的无料明信片


【因奈】遥远心灵之引

·一个沙雕因奈小故事,是《遥远地球之歌》au。
·又名《我在外星球与神秘美少年的艳遇》。
·我永远爱因奈。

无论是哪家哪代冬眠舱,似乎都有条不成文的规定——即舱壁永远呈蓝色。壁间液体缓缓流动,恍然便会有置身海底的错觉。从维持冬眠所需的超低温中渐渐恢复,他试着下舱走了几步,据说这样有助于尽早习惯躯体掌控。
自从决定接受冬眠、登上这座凝聚人类智慧的名叫丢卡利翁的飞船起,他注定要踏上这场或许永无休止的旅行。
末日真正的来临不像小说故事书电影,一部分人沉沦,一部分人却并没有放弃希望。他们开始整理和保存人类文明火种,并着手研究超功率宇宙飞船。与此同时,太空探索...

《回响》文章试阅

除我皆神仙; ;

《回响》耀菊合志:

本子的终宣越来越近啦,先提前透露一波正文试阅,总字数会在10W左右~


祝大家极东日(DAY2)快乐!



========




  • 平安




“那儿在长城脚下,这个时节可不像你们这儿舒服,成天刮大风,出门若不乘车,回屋能抖一地的沙子。不过上元灯会挺好玩。热闹。满街都是花灯。若你站在桥头,往街上望去,地上的灯与天灯连作一片,银河落地也不过如此了。”


那应该的确美不胜收。“可惜唐船不再,不然在下此生说不定还有缘得见。”


“见不到了。”怨灵干脆...

【玉禾】烟瘾

夏禾起初本无意烟酒,通常只为应酬,顶多只在夜深人静时点上一支万宝路。火光照亮了下半边脸,香灰落地,要小心不烫到身体上,留下难以愈结的疤。尔后越吸越多,竟也慢慢成瘾,发作的时候会瘫在座椅上,血液里有一万只蚂蚁在咬。烟瘾上来她在封闭车厢里点上一支,旁边的人都皱着眉,她笑笑,在看到对面小学生咳嗽之后掐灭烟头。女人尤其是母亲讨厌她,男人却迷恋她,故事里玛莲娜叼了一支烟就有无数打火机凑前,他们乐于接过她抽了一半的烟头,因为上面留着她的红唇印。比起吞吐鼻息传递热度的暧昧,她比尼古丁更令人成瘾。
是这样的,雾是一种奇妙的外衣,有人披着是神龛下焚香,就连拌出来的香灰也带着神性;有人披着是欲望的最后一层遮羞布,抽...

© 明舒泓 | Powered by LOFTER